白沙南開鄉高峰小學符程莊:“挑”起知識進大山

日期:2018/10/08  來源:政策法規司  字號:[ ]

    白沙縣城往南62公里,是白沙最為偏遠的南開鄉,而高峰村,又是南開鄉最偏遠的村莊,這里群山莽莽,交通閉塞,通信不暢。符程莊,就出生在這大山深處。

  從南開鄉政府出發,符程莊騎著摩托車行駛在蜿蜒的山路上,一路上不知拐了多少個彎,翻過了多少座山,再跨過了2條河、10座橋,1個半小時后,摩托車沿著山路終于爬行到了海拔1000多米的高峰嶺。

  站在山脊上,遠處云纏霧繞的青山盡收眼底,近林深處,山雞和不知名的蟲子叫得甚歡。“下了這個坡,手機就沒信號了,趕緊提前給家里報個平安吧。”符程莊一句話將記者飄忽的思緒拉回現實。

  下坡后前行約三公里,記者此行的目的地——高峰小學終于到了。今年53歲的符程莊,是高峰小學的校長。從1988年到高峰小學當代課教師至今,符程莊已在這所大山深處的學校整整工作了27年。

  深山播撒希望,雖苦心亦甜

  高峰村由于地處偏遠,交通不便,山多地少,加之海拔較高,支柱產業橡膠生長緩慢,經濟發展滯后,2008年以前,全村僅有少數幾戶人家蓋有瓦房,其余均靠茅草房、鐵皮房遮風避雨。上世紀70年代,白沙縣政府組織當地群眾整體搬遷到沿海的榮邦鄉,但一部分人因舍不得故土又返回大山。

  1974年,時年12歲的符程莊隨父母遷居榮邦鄉。1988年,高中畢業在家務農的符程莊得到白沙招聘代課教師的消息后,便毅然報名,決定回高峰小學當老師。“當時高峰小學高中學歷的老師非常少,我想回去,為家鄉的教育盡一份力。”符程莊說,盡管一路坎坷,但他從來沒有后悔過當初的決定。

  好不容易才走出大山,哪能又回去呢?符程莊的決定,當時遭到母親以及兄弟姐妹的一致反對。母親符美和最擔心的還是他的終身大事:“你回到那山溝溝里,將來怎么找得到老婆?”但符程莊堅持自己的想法,只身一人回到了高峰村,從榮邦鄉到高峰村,他走了十幾個小時。

  沒有真正走進過大山的人,很難體會大山的艱苦。

  當時的高峰小學,校舍還是2間茅草房,1996年,村委會號召群眾肩挑背扛運來材料,才建起兩間瓦房。2007年,政府加大了對高峰村的扶持,村里結束了不通電的歷史,學校也蓋起了2間平房。

  高峰小學坐落在一條清澈見底的河邊,以前,河上沒有橋,師生上學、放學只能蹚水過河。碰到河水暴漲,符程莊就和老師們充當護送學生過河的“橋梁”,背著孩子們過河,腳上經常磨出水泡。如今,河上建起了橋,但只要刮風下雨,符程莊還會像往常一樣組織老師護送孩子們安全過橋。

  2003年以前,高峰村與外界相連的道路是牛踩出來的,人們順著牛蹄印尋找出路。從高峰村到44公里外的南開鄉政府,要跋山涉水,步行七八個小時,同一條河要蹚過五六次。每學期開學,符程莊等教師就要去鄉里領取課本。由于沒有像樣的路,摩托車、汽車都無法抵達,五六十斤重的課本只能靠肩挑背扛,往返一天才能回到學校。

  有一年秋季開學,符程莊和另外一名老師到鄉里挑課本,返程時遇到洪水,兩個人只好在河邊的石頭上睡了一夜,等到天亮洪水退了才重新上路。“雖然辛苦,但心里甘甜。我們知道,是我們把孩子們學習知識的希望‘挑’回來了。”回憶往事,符程莊淡然一笑。直到2003年有了可通摩托車的山路,符程莊等老師才結束了挑課本的日子。

  盡管通了摩托車,但山路依然崎嶇不平,許多都是盤旋而上的山路,山路的一邊多是幽深的山谷。碰上下雨天,泥濘難行,騎車非常危險。“往往騎一會兒就得停車下來除去輪胎上的泥巴,不然會打滑。”符程莊說,就算騎摩托到鄉里,也得一路顛簸差不多3個小時才能到達。

  2012年,政府開始興修從通往高峰村的水泥路。如今,交通條件大大改善,摩托車、小汽車都能通行。盡管仍需騎行1個半小時才能到鄉政府,2小時才能到縣城,但符程莊并不覺得遠。他說:“感謝政府,現在進出山方便多了。”

  堅守大山,為了更多孩子走出大山

  1988年成為代課老師時,符程莊每月工資僅80元,連生活費都不夠,只好去山上摘野菜,去河里摸魚蝦過日子。他在父親留下的茅草房里住了整整20年,在這漫長的年月里,村里不通電,晚上只能靠煤油燈照明,有時候煤油燒完來不及出山去買,就砍來松枝,點亮松脂照明。

  “面對諸多困難,我也曾猶豫、彷徨過,但我是黎家的后代,大山的兒子,深深體會到文化落后的辛酸,都離開了,誰來擔起我們山里孩子的教育呢?”回憶過往,符程莊說,面對孩子們對知識渴望的眼神,家長們信任的目光,他感到沉甸甸的責任。“我不能走,以后也決不會走。”

  符程莊堅信知識改變命運,大山里的孩子要走向外面的世界,要擺脫貧困,只有讀書這一條路。因此,他希望能夠為這片父老鄉親戀戀不舍的土地貢獻自己的力量。27年前,整個高峰村僅有2名高中生,27年后,從高峰走出去的高中生、大學生逐年增加。這讓符程莊無比自豪。

  27年來,符程莊飽嘗了山區教學的艱辛與苦澀,但也收獲著快樂和感動。1992年,距離高峰一個多小時山路的道銀村里的一個黎家姑娘,初中畢業后來到高峰小學當代課教師,她的名字叫符金花。后來,她與比自己年長10歲的符程莊走到了一起。從此,這對志同道合的夫妻攜手在大山深處播撒知識的種子,成為高峰村的一段佳話。

  27年來,符程莊堅守之余努力提升自己,盡可能多學一些知識教給孩子們。2002年,他順利通過考試,成為了一名正式教師;2009年,他獲評“小學高級教師”;2012年,他被評為“海南最美鄉村教師”。今年6月,他被評為“海南省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個人”,并在表彰大會上發言。

  如今,已成為高峰小學校長的符程莊,和包括妻子符金花在內的其他7名老師一起,守護著3個年級共31名山里娃。“為了更多孩子能夠走出大山,就算只有我一人守著大山,也是值得的。”符程莊說。

  

  來源:海南日報
一分时时彩-精准老鸟经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