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秋平“人生軌跡從此無法繞開神秘的花山”

日期:2018/11/15  來源:新華網_新華社  字號:[ ]

2016年7月,廣西左江花山巖畫景觀成功列入《世界遺產名錄》,實現了中國巖畫申遺“零”的突破。記者近日采訪廣西寧明縣文物管理所所長朱秋平時,他對申遺成功那一刻仍然記憶猶新,激動不已,并回憶起與花山巖畫“打交道”的日日夜夜。

花山巖畫地處廣西崇左市左江流域,繪制年代可追溯到戰國至東漢時期,巖畫地點分布之廣、作畫難度之大、畫面之雄偉壯觀,為國內外所罕見,具有重要的考古科研價值。花山巖畫是古駱越民族留給后人的一部“無字天書”,充滿神秘色彩。

“20世紀80年代,我在花山附近一所小學當老師,曾帶著學生去花山春游,當時,我被花山崖間那斑斑點點的紅色畫跡震撼了。1991年我調到寧明縣文物管理所工作,人生軌跡從此無法繞開神秘的花山。”朱秋平說,從當初的“一見傾心”,到后來“苦樂相守”20多年,是自己與花山巖畫命中注定的緣分。

多年研究花山巖畫,朱秋平記錄了數十本筆記近100萬字,收集了從20世紀50年代起花山巖畫研究的所有重要文獻和紀事,業內人士稱其為花山巖畫的“百科全書”。

“歷經2000多年,日曬雨淋,崖壁出現嚴重病害,不少巖畫因巖塊風化剝裂而掉落。”朱秋平告訴記者,對其進行保護加固迫在眉睫,但是,巖畫保護又是世界文化遺產保護中的難題。

“要防治病害,必須改造地質環境,提高巖畫本身抗自然應力破壞的能力。一些專家曾提出對巖畫進行錨桿注漿加固、防滲堵漏、立壁噴涂硅膠等治理保護設想。為考察方案的可行性,我們五次攀上花山山頂進行現場勘測,發現這些設想可能會改變巖畫的周圍環境,不可行。”朱秋平說,對花山巖畫的修復只能順應自然去尋找更科學、具有可持續性與可操作性的保護手段。

2000年,朱秋平參與編制的花山巖畫保護維修方案上報國家文物局,請求組織專家對花山巖畫病害進行會診,確定保護維修方案。當年6月,國家文物局通過了該方案。

從2001年開展“花山巖畫病害機理及保護治理研究”開始,朱秋平無數次來到花山,白天進行勘察,晚上就睡在山腳下。朱秋平和專家篩選出保護加固材料,經過多次實驗室、現場反復試驗,最終敲定并經專家評審通過。此后,相關部門分三期對花山巖畫實施搶救性修復保護工程,以對文物本體“最小干預”為原則,實施巖畫開裂部位的搶救性加固。在這期間,朱秋平傾心守護著花山。“工程結束的時候,我感覺欣慰無比。”

為研究和保護花山巖畫,朱秋平嘔心瀝血。2006年8月2日,天氣十分炎熱,他背著攝影包爬上幾十米高的腳手架查看巖畫病害情況,沒想到驚動了筑巢的大黃蜂,黑壓壓的蜂群頃刻間向他“撲”來,后被同事送到縣醫院緊急治療,身上蜇口竟有40多處。醫生說幸虧是黃蜂,如果是馬蜂,命可能就沒了。至今,朱秋平提起這事兒仍不勝唏噓。

申遺成功后的花山巖畫“出名了”,每年都有大批國內外游客慕名而來,這也為巖畫保護帶來了新的挑戰。朱秋平和同事們加強巡查監測,實時觀察巖畫周圍環境、崖面溫度、顏色變化等情況。朱秋平說:“對花山情感早已割舍不下,我就是想守著花山,為保護好這份人類文明遺產出力。”

一分时时彩-精准老鸟经验